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事情解决,李蕴倒是格外的安静了起来。与许轻远说的话,似乎也少了,尤其是这个晚上。

    两夫妻回到屋内,许轻远抱她放在床侧里面,而他躺在外侧。

    “好好睡,若是有人来找,我帮你打发了。初迎和初阳那边,我来照顾。今日阿蕴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李蕴听后,转了身体,面朝里,发现许轻远的大掌却落在她腰上,极为霸道的霸占着她。

    她轻声哝哝的说道,“远哥,今日之举,除了新旧,其实还有旧怨。”

    许轻远却懂得阿蕴的意思,他手掌轻拍了下她,“我知道你心思不坏,能让你亲自出手,应该是忍无可忍了。阿蕴,你应该相信我,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会与你站在一起。”

    李蕴是担心,她如此做法在许轻远眼里显得她极为狠毒,其实若不是被清平公主逼急了,她怎么可能会想毁了她。

    反正她现在是不后悔,若是许轻远瞧不起她的手段,那以后大可不必在一起。

    李蕴完全是以现代人的思想来想许轻远,若是按照许轻远的思想,李蕴现在得做法,简直就是……杀人留根,他是怕春风吹又生。

    倒不如直接了当弄死了清平公主。

    可许轻远没想过啊,杀死公主简单,可如何挡得住皇帝因公主之死而下旨官差?

    倒是李蕴这个换头计划,没有公主被刺杀的线索,最多不过是三公主失踪没了踪影。

    被换了脸的清平公主不被皇室承认,不能回宫,哪里还算的上真正的公主。

    加上李蕴又下了失心散,清平的话,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又能敢真的相信。

    ……

    日次,足足到了午时之后,李蕴才起来,兴许是最近真的累了,一旦放松下来,就觉着整个身子软成一滩春泥,怎么都起不来。

    抬起胳膊,动了下筋骨,李蕴从床上下来,瞧见许轻远早就给她准备好的衣服,还真是……挺花俏的。

    在李蕴仔细端详打量那身少女样式鹅黄色衣裳时,却听到身后猛地咳嗽一声,吓得她离开抓了衣服挡住身子,索性穿着亵衣亵裤,倒是没走光。

    “可算是回头看到我了,我能在这里等你真的十分不容易。”发出咳嗽之声的竟然是冷鹰。

    李蕴见他一个大男人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里,面上有些不喜。

    “有什么事不能在外面说?非要闯入别人的屋里,而且,这还是我们夫妻的卧室。”

    冷鹰知道自己唐突, 面上已然带了不好意思,“我是趁着许轻远刚出去,才进来找你,没来多久。”

    李蕴披了衣服,站在一侧,盯着冷鹰道,“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说,说完了赶紧走。我这里不欢迎你飞鹰堡的人,尤其是那个夜鹰,是不是现在还想着杀了我的?”

    冷鹰却道,“夜鹰已经脱离杀手组织,而且,苏山死后,夜鹰追杀你的任务就失败了。也不知道为何,夜鹰现在不练功夫,反而跑去了仙女山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