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把顾承泽吓得不轻,“连心,哪里疼?”

    他的眼神和他的语气,比他自己受伤还要急切。

    反倒是连心,她强忍着疼痛朝顾承泽摇头,“我没事,我们先去乔管家老家那边,路上会经过一家医院,我去那边检查就好了。”

    “不可以。”顾承泽几乎是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连心。

    她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但是顾承泽在意。明明都已经在流血,脸色也白得怕人,却还硬撑着要陪他去见乔管家。

    顾承泽知道连心是担心他的事,但是他的事与她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他不顾连心反对,直接掉头往帝都医院开去。

    一路上,连心始终还是昏昏沉沉的,情况并没有比前几天好太多。

    帝都医院。

    当天在医院大厅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样一幕——一个俊若神祇的男人怀抱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不顾一切地冲向急诊室。

    “医生,我妻子怎么样了?”顾承泽目光紧紧锁在面洽的女医生脸上,生怕错过她的任何一个表情和一点情绪。

    “你是怎么做丈夫的?”女医生看起来很是愤怒。

    顾承泽却不言语。

    若是了解顾承泽的人都知道,从来没有人敢在三少面前用这样的态度跟他说话。

    但是,在面对连心的事情时,他跟普通的男人没有任何区别。

    “连妻子胎儿不稳都没有察觉,我还真是佩服你们这些男人,心可真够大的。”

    女医生的连番数落,顾承泽一直都是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好不容易看她情绪平静了一些,他才开口问:“我妻子到底怎么样了?”

    女医生摇了摇头,“我看过她之前在我们医院的病历,应该是受到一些外部创伤,所以体质受到影响很难怀孕。能够怀上我想你们夫妻应该都是很开心的。但是既然这已经是上天馈赠的天大的运气,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唉……”

    顾承泽听到医生叹气就知道情况不会太好。

    “她不会有事吧?”顾承泽要的不多,他只要连心能够好好的,他们下半辈子还能陪伴在彼此身边。

    女医生点头,“大人没什么事,但是孩子目前来看应该是没什么希望了……”

    话音还未落,顾承泽的手机突然响起,那是一个许久没有见过的名字——萧锦寒。

    顾承泽接了电话,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现在来帝都医院,给你二十分钟。”

    还没等萧锦寒反应过来,耳边已是一阵忙音。

    他无奈地朝五哥摊了摊手,“都过去一年了,我还以为三少在对待雇员这件事情上会成熟一些,我以为我的离开会给他上一堂很生动的教育课。”

    五哥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你自己犯错被三少轰走的,该成熟一点的人是你!”

    萧锦寒朝他吐了吐舌头,“老五,你怎么一直都这么不可爱。”

    “三少让你去做什么,我劝你最好赶紧去,惹他生气的下场,你比我更清楚。”

    萧锦寒下意识咽了口口水,接着飞似的离开了顾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