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咎由自取?”顾夫人似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当初那件事真相如何,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这个时候出来推翻自己当年的证词,又搞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把早就过了公诉期的案子翻出来,是什么居心,怕早已是路人皆知了。”

    顾夫人说着便走到顾承泽面前,看到他面前的那份离婚协议,脸黑至极,“顾承泽,你今天要是敢签这份协议,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顾夫人对连心的态度前后差异之大,虽说顾承泽也知道原因,可还是忍不住有些诧异。

    当初硬逼着他跟连心离婚的人,现在却成了他们婚姻最大的支持者。

    顾夫人把协议拿起来揉皱了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我已经派人去办保释手续,出去之后我会全力配合你找寻当年的证据。我也联系到了连心,让她在玉氏集团等着,我马上带你过去见她。”

    顾夫人作风很是果断,让钟安信始料未及,他精心谋划才走到这一步,顾夫人一出现就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

    可是现在他暂时也想不到什么合理应对的法子,只能看着警局的人来接走顾承泽。

    临走的时候,顾夫人对钟安信道:“本来是个好孩子,只可惜犯了跟顾言聪一样的糊涂。”

    他们走后,莫轩看着钟安信,虽然他面上没什么情绪波动,也一言不发,可是这样的他给人的感觉甚是可怕,浑身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

    “信少,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莫轩稍微往后退了一步,与钟安信保持着安全距离。

    “叫警察局长到钟氏来见我,不提醒几句,他们真该忘了自己拿的是谁给的工资。”

    “是。”

    玉氏集团。

    连心焦急地在办公室来回踱步。

    接到顾夫人的电话之后,她的心还是高悬着。本来打算跟顾夫人一块儿过去,却被她拒绝,只能在这里干等着,瞎操心。

    终于听到有脚步声靠近,连心快步走到门口,她在一群人中间一眼就看到了顾承泽。

    这么长时间没有见他,瘦了,唇边也有了胡茬,可是即便是这样稍显颓废的样子,却愈发有男人味儿了。

    连心很想冲上去抱住他,可是她心中有所顾忌,不能像以前一样放任自己为所欲为了。

    “姐姐,你这么久没见姐夫,不是应该来个拥吻之类的吗?”连子嘉这时候倒像极了连心肚子里的蛔虫。

    “少夫人,您吩咐一声,我们马上背过去。”五哥故意调侃连心。

    她面上稍稍一红。

    这时,顾夫人有些不好意思地从顾承泽身后走出来。

    连心看到顾夫人,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您、您好……”

    虽说是婆媳,可是连心从来没有跟顾夫人有过太直接和正面的接触。以前每一次碰上,也都是针尖对麦芒,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