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瑶面色顿时一白! 张雅轩这句话可谓是戳中了她的痛处。 她最害怕的就是那些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况且今天她还是叶思辰的女伴,她不只代表自己,还代表着叶思辰。 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张雅轩得意的笑了,拍拍手,得意的说:只要你给我道歉,并且写一张三十万的欠条,保证在一个星期内还给我,我就原谅你。 苏瑶狠狠掐了一下手心,强忍住满腔的屈辱,弯腰捡起地上的白色包包。 她垂着头,姿态谦卑的把手提包递到张雅轩面前:这是您的包。 张雅轩瞥了一眼,不屑的拿过,写欠条吧。 苏瑶紧咬下唇,艰难的说:我能不能一个月再还你? 张雅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耐烦的说:没钱?没钱就早点道歉,态度好一点说不定我心情好点就不让你赔钱了,很可惜,你刚才的态度实在太恶劣!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个星期之内必须还钱! 她没有耐心的催促道:快点写,你要是不想写也行,我立马把你拉出去,让大家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三十万,苏瑶的心仿佛在滴血,她辛辛苦苦卖了半个月的酒,也不过才赚了一万块钱而已,一个星期之内她去哪里找三十万? 见她 久久不动,张雅轩彻底没了耐心,嚣张的说:没钱是吧?看你个穷酸样也不像有钱人的样子,这样,你跪下给我磕十个响头,说姑奶奶我错了,咱们这事就一笔勾销。 跪下?磕头? 苏瑶忍不住自嘲一笑,这些东西好像随时都伴随着她,一刻也没有远离过。 她现在最擅长的,恐怕就是磕头求饶了吧? 可是这一刻,莫名的,她就是不想磕。 这些人可以看不起她,但是不能看不起叶思辰,或许心底还有一丝小小的念头,今天她像极了五年前的苏瑶,今天的苏瑶是站着的,绝对不能跪下! 她从一旁拿过纸笔,快速写下一张欠条递到张雅轩面前:这是欠条,你收好。 张雅轩惊讶的看了她一眼,一个落魄的卖酒女而已,在她面前装什么骨气? 心里不由升起一阵火气,她张口道:写下欠条也不行,你今天必须给我磕十个响头。 苏瑶愣住了。 她好歹也是当红的一线女明星,没想到这么赖皮,出尔反尔,刚说过的话竟然能当面反悔! 看什么看?你跪不跪?张雅轩说着去拉扯她的头发:你这个贱女人,我叫你再看 彭的一声闷响,张雅轩突然被狠狠的推在了地上! 她可是一线当红明星!谁敢推她? 张雅轩一脸愤怒的抬头看去,顿时愣住了。 陆励成? 她顿时慌了,他什么时候来的?看见了什么? 你没事吧?陆励成伸手去扶苏瑶,却被她侧身躲开。 陆总,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张雅轩起身,慌忙解释:是这个女人,她撞了我还强词夺理,她 够了!陆励成冷喝一声: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 张雅轩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他冰冷的眼神一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陆励成目光阴沉的盯着她,声音寒冷没有一丝温度:现在的艺人都这么没有德性和操守了吗?欺凌弱小,满口谎言,哼,我看你以后还是不要再出现在电视上了,免得让人看了恶心! 张雅轩顿时瘫坐在地上! 陆励成这句话无异于断了她的职业生涯! 封杀她,对于陆励成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不要!陆总,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别这样对待我张雅轩不甘心,猛地扑过去抱住他的大腿,苦苦哀求。 陆励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声道:你最好立马滚蛋,否则我明天就让人把你陪睡的那些东西爆料出去。 张雅轩的脸顿时一白,他知道!他竟然什么都知道! 滚!陆励成一声猛喝,张雅轩再不敢多说一句话,梨花带雨的哭着跑了出去。 噔噔蹬,高跟鞋的声音快速消失在了走廊里。 陆励成靠在墙壁上,沉默不语的看着她。 苏瑶平静的整理了一下头发,转身向外面走去。 从始至都没有看他一眼。 当他不存在?还是迫不及待的出去找叶思辰? 一股火苗燃烧在胸口,陆励成沉着脸,猛地走过去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苏瑶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你干什么? 妈的!别人欺负她的时候,她懦弱的连句话都不敢说,他好心救了她,她不但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反而拉着张脸,好像他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为什么做叶思辰的女伴?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一想起俩人亲密的样子,陆励成就愤怒的想杀人:以前只是地下恋情,怎么?现在要明目张胆的公开了吗? 苏瑶不明白,他在生哪门子的气? 她跟叶思辰是什么关系,跟他有关系吗? 放着那么多追求他的女人不理,他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总跟她一个小小的卖酒女过不去吧? 苏瑶心里憋着一股火气,没好气的说:陆总,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叶思辰邀请我做他的女伴,我也很乐意做他的女伴,所以我就来了,你有什么意见? 他当然有意见! 他意见大了去了! 他就是不愿意看见她跟叶思辰在一起,他吃醋!他抓狂!他好像要疯了一样! 可是,这些话陆励成说不出口! 看着面前小女人倔强而不悦的神情,陆励成眸中的怒火渐渐被浴火取代,他再也忍不住,猛地把她推到墙上,狠狠吻了上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