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有急事想当面跟你谈。”钟安信说道。

    不知怎的,连心感觉现在钟安信与她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同往常,曾经他是温文儒雅的,说话从来不会如此咄咄逼人。

    “我公司还有事……”

    “你要是拒绝我定然会后悔。”钟安信打断了连心的话。

    ……

    “是关于顾承泽的,我想你一定很有兴趣听。”

    “承泽的事情,他自己会告诉我。”面对这样的钟安信,连心实在没有办法对他客气起来。

    “我在你办公室门口,你好像不得不见我了。”说话的同时,连心听到了外间助理阻拦他的声音,“对不起先生,没有预约您不能进去。”

    随着电话的挂点声响起,钟安信已经闯进了连心的办公室。

    不仅说话给人的感觉变了,整个人的气场也与往日大相径庭,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钟安信转身关上门,直接将连心的助理拦在门外。

    连心眉头紧皱,“钟先生,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

    “我知道,我只需要三分钟。”

    “请说。”连心倒也能坦然接受现实。

    “我电话里已经跟你说过,这件事事关顾承泽,就看你愿不愿意救他。”

    “救他?这话从何说起?”连心很是诧异。

    “我记得当初同你说过,顾志轩原本属意的继承人并不是顾承泽,而是他的哥哥。”

    这件事连心还有印象,当初顾承泽的父亲顾志轩的确是打算将风起集团交到顾承泽哥哥的手上,只不过那个人在一场意外当中丧生,而顾承泽也被父亲怀疑是制造事故的幕后黑手。

    “所以呢?”连心问他。

    “我也跟你说过,是我求了顾伯父,才让顾承泽有了那次翻身的机会。而当初我也帮他找寻过不少关键证据替他洗白,让他得以在警方和顾伯父面前翻供洗白。”

    “那件事本就与他无关,不是吗?”

    钟安信笑而不语。

    连心看他那样的笑容,不觉心底发怵,“你到底想说什么?”

    “要是我这个时候去告诉警方,当初是我为了保顾承泽,在他的胁迫下伪造证据,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钟安信,你明知道那件事与他无关!”那件事连心后来也问过顾承泽,而且两人相处这么久,连心也了解顾承泽的为人,他做不出那样禽兽不如的事情。

    “是不是他不重要,关键我还愿不愿意保他。”

    “你现在来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连心知道他来找自己,必然不会没有任何原因。

    “他已经恢复了在E国的爵位,但要是翻出一些不该有的黑历史,你觉得顾承泽的前途会如何?”

    连心慢慢握紧拳头,现在的钟安信让人越来越觉得陌生、可怕,“事情过去了那么久,而且已经定案,你以为警方还会采信你的话?”

    “对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