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连心并不将这样的誓言放在心上,“既然这次你帮了我,我承了你这个情,似乎也没理由拒绝你。”

    乔安没有任何支会就做了这件事,不就是拿准了连心的脾性,知道她一定会还这个人情,所以才先斩后奏吗?

    不得不承认,乔安在某些方面还是很了解连心的。

    “那我就先跟玉总说声谢谢了。”

    “秘书,送客。”

    连心遣走了乔安之后,筋疲力尽地坐回自己的办公椅上。

    跟人应付,还真是比工作累多了。

    不知不觉拿起电话就打给顾承泽。

    “想我了?”电话刚一接通,对面那个男人就问了一个如此不要脸的问题。

    连心对此嗤之以鼻,“你在做什么?”她随口一问。

    “大会议室主持开会。”

    连心瞬间脸红到了脖颈处,“所以你刚才那句话是……”

    “没错。”倒是一点没听出他语气和情绪有什么不对。

    而连心几乎可以想象到刚才的盛况,她突然打电话过去,顾承泽放下工作接通她的电话,并且让所有参会者保持安静,随后当着几十人的面说出那句不害臊的话,他还真是……

    “你知不知羞?”

    “我们之间还需要讨论这种问题?”这句话还真是含义深远。

    再这样下去,谁知道这个家伙还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什么更出格的话,连心索性提前挂了电话,不愿再搭理他。

    钟氏集团。

    “总裁,乔小姐找您。”

    “带她进来。”

    乔安满腹的委屈,不知道该上哪里倾诉,“表哥,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用?”

    “怎么说?”对于乔安的抱怨,钟安信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三少搞我们集团,你竟然袖手旁观,你现在的产业可比他大多了,难道还怕他啊?”

    钟安信动作优雅地盖上钢笔盖,“股市的事情三少比我接触得更久,也更加有经验,你让我这个时候跟他去斗,是觉得我有多少资产可以赌在这上面?”

    对事,钟安信向来冷静。他以前专注于音乐,对家中的生意从来不怎么在意,能够拿下风起集团那么多产业,也是全靠钟家以前积累起来的资本,而且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去争夺,担心在这种时候跟顾承泽起了正面冲突对自己不利。

    即便是为了自己他尚且不敢,何况只是一个乔家。

    可是乔安对他的说法并不买账,“你不就是想逼我去帮玉连心解决玉氏眼下的困局吗?事到如今,你还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不知道你爸妈要是还在,会不会对你特别失望。”

    “乔安!”钟安信很讨厌她怒及父母,这样无法无天。

    钱却是不以为为然,“表哥,你知不知道林家在我的计划里扮演多重要的角色,我还要利用林和建为我做多少事?只是为了一个玉连心,你让我现在满盘皆输,你知不知道?!”

    “你亏损了多少,我可以给你。但是从现在开始,我请你不要再为了你自己的利益,再去做任何伤害连心的事情,要是再被我知道一次,我会让你和乔家同时消失。”

    “你威胁我?”乔安变了脸色。

    “这样理解也没有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